我的見證可能會有點戲劇化,起伏很大的卻又是一種發現自我的epiphany(覺悟), 這一切都像是不能言喻的默劇,而導演就是上帝.從小我就是眼高手低的人,我有一種莫名的驕傲,有點自以為是,明明就很平凡的人卻常常自以為很行.尤其是考上大學的那一年,也就是輔大英文系,我變得好勝心強,凡事都想要參予,並且證明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於是我不再專注於上帝的眼光,我的眼光變得很自私,不再願意投入團契,擺上自己,而是參予了系上的戲劇表演,甚至,當時還是新生,沒有相關經驗的我還想獨挑大梁的嘗試導演的角色,這個過程中我和同學和老師有了很多的衝突,最糟的是我的人際關係出了很嚴重的問題,我幾乎被孤立了,卻還是很任性.當時,由於一個人住在學校外面,我沒有把手伸向上帝,請他調整我的心和情緒,我反而自暴自棄,最後我累倒了,心靈上我是有很大的缺口,甚至開始有了幻聽和幻覺,我甚至睡過頭錯過了很多重要的課,原來我有了輕微的憂鬱症,於是我在家人的說服下決定休學.

而這只是問題的開端而已,我休息一年回學校後,雖然我的態度比較柔軟了,我卻沒看到我根本的驕傲,於是我重蹈覆測的把自己的時間花在社團的活動,沒有量力而為.再一次的我又摔倒了,而這一次我是真的患了較嚴重的憂鬱症,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主給我一次反省的機會,可是我不但沒有覺悟,還執意孤行.後來,我不但聽到很多奇怪又可怕的聲音,也會看到人們總是帶著猙獰的面孔,在醫院治療的過程, 經歷彷彿如此,似乎有人無形的慢慢偷走了我的靈魂, 不知名的力量駕馭了我的肢體,讓我的思緒無法正常與世界連結.可是那經歷的感覺猶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詭譎,很多東西似乎都是顛倒的運行,在我眼裡所看到的,事情的發生都出自於混亂的邏輯,沒法預測.我看到電視裡的人可以和我溝通,MTV的音樂,曲調和故事都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有了接軌,裡面充滿了因果是非的道理,有點無厘頭,卻又是如此的真實.電影的情節和播放的時節似乎在呼應這我的生活情境, 廣告的台詞和slogan充滿懸外之音的暗示著我,彷彿是在試探我的耐性!這一切光怪陸離的接收,讓我很苦惱!

直到團契的朋友鼓勵我讀聖經和禱告,我的心才開始安穩.一開始,禱告並非是簡單的事,因為我有很多的抱怨和埋怨,但該追究的禍首又並非上帝,他給了我機會,可是我並沒有珍惜.甚至,讀聖經的時候我常常無法專注或者又只定睛在合我心意的經文.這怎麼可能讓我晝夜思想耶和華的話?可是詩篇34吸引了我: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你們要常常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的人有福了.當下,我覺得生命有了曙光,就像登山危險走夜路時,經過倒樹後,你的探照燈照著涓涓溪流上的青蛙卵泡,是多麼的真實又喜悅.我的心境沒有馬上好轉,可是我卻明白人從自己的經驗法則來看世上的總是不會滿足的,唯有靠著耶和華的話語,我才會了結很多事情並非徒然,自己才能得到平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