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過的彷彿快要窒息,我一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淚也快流乾了。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自己是一直是孤獨的?什麼時候我發現自己是有情感上的障礙?什麼時候我發現自己的存在不再那麼的重要? 我的信仰應該是要我挺起胸膛向著標竿直跑,但我發現越長大,我的心越是膽小,我不太想去跟別人爭什麼,更何況是去爭那不是屬於我自己的東西。我不懂的是面對喜歡的人,我卻無法了解對方的想法,或甚至無法自然的表達其實我並非無趣之人;只是過去的自我驕傲奪去了我的表達能力。我逐漸發現自己不太記得曾說過的話或甚至昨日所花費的東西,甚至需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回想到今日所購賣的物品,這也許就是初老的現象,但我的認知卻告訴我,我的身體狀況比我實際年齡還要老。我不是真的驕傲,但也許我不太會遮掩自己的喜惡,才會給人一種距離感。不擅於溝通的我,無法清楚的告訴你我實質上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因為我也不了解我自己。我不曉得自己會那麼依賴別人的眼光,我也無法抽離悲傷的情緒,有時我真的很想離開,任性的成為大家無法理解的樣子,因為那樣才是真正的我,我不再那麼愛笑了,我也不再是單純傻傻的女孩了,我發現冷漠是我最感到最舒適的樣子。我可以不再去理會我過去所尊重的人,因為我發現我並沒有看清楚人的面孔,而為著堅持真善美,我失去的是快樂,我實在不太想去討好人了!
甚至,我開始相信自己內心住的其實是個黑天鵝,而不是那可以配得上你的白天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