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urmuring

Hypocrite


一樣的,又是早上八點多,佇立在公車站牌的邊邊,憋住呼吸,暫時想要逃離公車排放的廢氣.然後,一股莫名的悲傷籠罩著我,好像是因為晚上睡覺做了奇怪的夢,內容已不記得了.但我知道自己夢到誰.總之,聽著i-Phone的歌曲,可笑的,我的眼淚無預警的泛出眼眶.然後,孤寂感就像寒流來得快,突然,一些複雜的念頭侵入我的思緒.然後眼淚就一直流下來,這種舉動似乎與我的信仰背道而馳,我應該要喜樂.可是我的心告訴我,我真的其實是個悲傷之人.我沒有達到我的理想,也沒有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在我最青春洋溢的時候,我落入低潮,頭和身子是支離破碎,而我真心愛的人,也離開,沒有人安慰,只有自己默默的療傷.而甚至想要恢復健康的動力也沒有.精神的破碎導致我真的很怕自己一個人,我笑,其實是哭.我哭,則是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我變得擅長掩飾我內心的狀態,我不敢講實話.例如:我不相信愛情是可以超越一切.而我卻告訴甚至鼓勵別人要對愛情有信心.尤其是當我越來越無法記得事情的時候,我也不太在乎過去所珍惜的一切了.因為,單單一次,我的心似乎就被掏空一切,已經是硬被切成空殼的狀態.Hypocrite myself. 我似乎會聽到這樣的控告,而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悲傷……

Advertisements

脫北者

[脫北者]這個名詞似乎常常在國際新聞版面出現.特別的鮮明,鮮明的原因不是因為在電影中所呈現的神秘間諜活動那樣,而是形容生活在殘忍的北韓政府底下生活的老百姓,極度渴望脫離當下不為人知的迫害.雖然我看到這類悲傷的新聞,都會刻意避開,但偶然接觸到世界微光的平台,發現有不一樣的觀點去探討在這沒有基本人權的生活底下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我不確定故事中是否是真實的報導,尤其是談到愛情的那部分:特別是從男生的角度去剖析台灣丈夫和南韓妻子在南韓幫助這些脫北者的經歷;格外的踏實,雖然他們身為幫助者,也沒有固定的居所,但這位妻子卻說出讓人感動的話,她渴望的生活不是物質上的,而是即便侷限於小小的居所,她仍然可以彈鋼琴,而她的丈夫則是可以講聖經來接待這些需要幫助的脫北者。而她的丈夫在文章的後面則是說到更讓我覺得身為她太太也會特別感動的話:「上帝並沒有賜我足以成家的財產,而是給我一個珍貴的另一半,即使我們仍會為生活開銷冷戰,她仍能看見我的價值——在我最年輕的時候,上帝放了一個昂貴的使命在我心中,而她如同發現寶物一樣地發現了它,那是我身上最貴重的東西」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可以遇到像這樣疼惜自己妻子的丈夫,只希望自己能夠像這位南韓太太不畏懼,有一顆強壯的心和堅定的信仰,至少能夠扶持彼此。ˊ

你一開口 ,我大笑,竟在一片葉子落下的那刻,我渾然不知.在你從教室穿堂的樓梯跑下,我心中已許下一個心願.

你一開口,我撕掉了信紙,你當場瞠目結舌,只因你的玩笑,差點讓我失去一個好朋友.

你一開口,藏在你眉頭後的藍色憂鬱,則慢慢地退去,就在
牯嶺街後的咖啡廳,娓娓道來是你不得志的挫折.

由於我的記憶慢慢地消失,我努力但還是很難尋覓那些片面的回憶.

也許你有想到,但也不知不覺的忘了.

擦身而過,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這麼一回事.

現實中,迎面而來的你和夢境中的背影,如此靠近,卻再也碰不到.

 

 

 

 

 

 

 

撒迦利亞第八章

可能是初夏正慢慢的靠近,我的生理時鐘竟比往常調整早了一小時起床.為此,我感到很感恩,也很開心.我又成為清晨早起者之一.但我發現自己在讀經的時候,內心還是無法湧流滿滿的聖靈,而是理性偏重於情感.讀到撒迦利亞書的第八章,雖然經文中提到上帝如何會翻轉餘民的接下來的生活,並以一個美好的應許來作為這些曾經被奴之人的異象,我卻沒有為此感到特別的震撼,而是覺得上帝的性情似乎也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當然,我相信神的作為是有祂的藍圖和意義.雖然,我無法了解耶路撒冷在神的眼上何時會看為寶貝,何時又因為違背典章,離經叛道而被貶為不堪.可能是從以西結書開始讀的線索或是隱約留下的印象就是如此,而撒迦利亞書卻是反常的挑起聖靈的熱火,在這曾是荒地的一片又鋪造了極為美好的光景.就以美好的光景來說,迥於其他經文上所提到的樣子,撒迦利亞的第八章最後一節則是特別的興起基督徒的盼望,因為此段經文說了:在那些日子,必有十個人從列國諸族中出來,拉住一個猶太人的衣襟,說:”我們要與你們同去,因為我們聽見神與你們同在了.”若是慢慢讀到第二十節,心中的盼望似乎越容易顯現而深深相信未來是一片美好的光景.因為這裡形容的人彷彿又回到小孩的純真的狀態,殷切的盼望有此信仰的人可以與自己分享.這樣飢渴慕義的眼光似乎讓我容易想到自己投入閱讀有關基督信仰的那段殷勤時光,就如同一個乾淨的空玻璃瓶,被潺潺的溪泉浸滿,就好像是一個新天新地的概念.

 

心如輕舟,期待與你再見的那一天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突然想到你的生日又快到了,你的身影不知不覺地浮現在我的腦海,忽然種種的回憶接踵的從我的眼簾經過.一邊走一邊聽著這首歌,我發現沒有你的這幾年,很多時候真的是孤寂潦倒,而且留下的是無盡的空白.不想承認我的生活因此而停擺.原本想到7-eleven看書的,但又想到曾經送你的書本,後來執著的自己又去買了相同的一本.趕回家後就呆呆地望著這本擱置許久的”愛丁堡畫記”一種好久不曾動搖的心情忽然傾倒.我不知道這種感覺你是否有過,但我真的覺得孤單不是因為距離有多遠,而是無法再彼此分享此刻的感動. 我發現雖然過了那麼久了,你的笑容依舊緊緊的鎖在我心中的抽屜.我依稀記得你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從新竹趕到台北,就在那家咖啡店,若是我能夠大喊時間停止,那麼我願意付出我全力嘶吼,希望神就能讓那一刻握緊我們,讓我們不會因為長大或是因為現實而被分開.我知道我真的無法自私的讓你回來,而一切也來不及.我不知道為何,當我聽著這首歌時,我的眼淚是無法停止的,不是說我的思念是有多深,而是我徹底的難過的是我沒有真正的珍惜那當下的時刻,我離經叛道,我脫軌的舉動,無法再挽回一切.而我也承認自己曾經也恨過你,只因為你沒有再出現了,你就無聲無息地離開了. 你或許覺得我很無情,刪了你的臉書,可是你要知道這個決定是真的想減輕我對你的想念,既然無法再一起,何必又在和我說無數次的生日快樂,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到期待但又感到無盡的傷害,因為無法止絕於我耳畔的聲音是你說你喜歡上的是別人.也許你身邊的人不曾認識你,但在我的生活中,你的名字常常出現在我的口中,彷彿是種念久就會成真的妄想,一心癡想你或許哪一天會願意出現在某個聚會,讓我們有重逢的機會.也許是因為有這種起起落落,我才開始明白,事與願違,不能和老天爺計較你是否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不能把你綁在我的身邊,因為你的未來還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著你.也許我曾經很滿足當你的同行者,如今我能否成為守望者?雖然會不甘願,但我沒有再投入另一個感情的勇氣了,雖然有信仰的幫助,但我發現我還是軟弱的.也許是因為曾經哭得太過用力了,所以我的感情慢慢地封閉了,心中真的承著輕舟,不管飄往哪個方向,一些曾經說過,做的事所帶出的意義逐漸清晰而讓我恍悟到自己是多麼的傻,傻到錯過和你相聚的時光? 錯到自己自以為地飛往那麼遙遠的國度?只為了想要成為匹配的對手?

 

I put tulips under all the pillows, and then I set fire to the house, that was my daydreaming in a fleeting moment, then suddenly I awake with my eyes open wide, only to see the coffin steadfastly placed in front of me, draped with the white pale flowers. a light breeze drifted in, but couldn’t get the fog dismiss, from my blurry eyes, I would see people were all in dark because of the black suits and dresses, and the contrast in white and black said nothing but only generating a resounding no, likely to say that no it wasn’t real. quietness lingered at each comma of the pastor’s sermons in the funeral. People did weep but made so sounds, like the tears of a candle, slightly done. while they were about to bury the coffin, I  could sense an unbearable weight of a limb torn from my body.

一顆心就在無預警的狀態破碎了, 硬生生的被輾碎,我以為自己是無痛不癢的,但下了捷運站 慢慢地走在六號出口, 一種奇怪的悲傷就像被扭乾的抹布,所有的淚水無法停的一直流下,神呀~你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我知道我不是完美的人,但為什麼要浪費我的時間?浪費在一個沒有價值的人身上?我難過的是因為這樣的安排,我卻失去了種種的一切,曾經有過兩小無猜但因為自己自以為是的選擇,而讓自己失去了最摯愛的人,現今卻留下破碎的心,有些事情,我除了哭泣我不再會去表達或是宣洩我的感傷,除了你,誰又能懂得孩子的悲傷呢?慢慢地步行在這漫漫人海中,我知道什麼都回不去了,很多事都變得無所謂了,也許就像某首歌說的一樣,人都會寂寞的,早點看清楚這個人,你就會知道自己過去都是傻瓜,沒有值得留念的,路還是繼續走….喉嚨中似乎是被塞住,因為哭泣,嘴巴無法克制的抖動,我覺得自己的情感似乎越來越被封閉,我知道我不能走回頭路,我也無法繼續用文字寫出來那種扎心的痛. 我能夠慢慢地體會到消失的渴望,即溶在這漫漫的人海中,就像孤島般,我知道跟誰在一起都不會被祝福的,畢竟我是有病在身的人,但我感恩的是,至少你曾經行神蹟讓我擁有媽媽, 若是哪天我愛的人離開了,我想我也沒有再留下的理由了吧